9号彩票投注

手机访问 www.getahrefs.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娇妻救夫

娇妻救夫

时间:2017-12-05来源:民间故事 作者: 孙明喜

     清朝末年,云城有个富郎名叫李珩,祖上留下许多遗产,金银钱财多的自不必说,光房宅就有两处:一处规模宏大的私宅,一处一排十间的铺面房。俗话说得好:勤俭持家,不怕家徒四壁;花天酒地,耗尽金山银山。这李珩就是个挥金如土的主,他日日呼朋引类,夜夜玩弄风月,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李珩有个好朋友叫刘蚕,此人阴险毒辣,终日陪着李珩一掷千金。李珩的娇妻李杨氏乃恒山脚下圪坨岭人,大名杨柳儿,是个美人胚子。她不光人长得好,心眼又多,她千方百计地阻此李珩浪荡不轨、挥霍无度的行为。但任凭她苦口婆心地劝告,李珩就是本性不改,风流如故。七八年后,李家的钱财用竭,就只剩一个美娘们和两处房宅了。

俗话说得好:朋友进门眼像对银铃,不是谋钱就是谋人。刘蚕想在杨柳儿身上打主意,已经不是一天的事了,他不停地借钱给李珩,让他逛妓院、下窑子,还怂恿李珩养了个叫茶花的小妞作二房。这二房穿金戴银,擦脂抹粉,讲吃讲穿,根本不是过光景的女人,没多长时间就让李珩债台高筑。

这天,刘蚕和几个打手来讨李珩借的银子。刘蚕说还了银子就作罢,否则他要告官。李珩被逼无奈,就想用房产作价相抵。刘蚕说:“用房产作价相抵,恐怕你和你大小两个老婆一起去睡茅房也不够欠我的银子。”李珩祈求道:“那刘大哥,你看怎么办才好?”刘蚕贼眼骨碌碌转了几圈,说:“杨柳儿我看你是不想玩了,就把她卖给老兄好了,这样以前的帐就一笔勾销。”二房茶花听了左缠右磨,李珩最后走投无路,只得一纸契约把杨柳儿卖给了刘蚕。

就在李珩卖妻的第二年,塞北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粮食颗粒无收,李珩连生活都成了问题,只好卖了住房,住在铺面房里。

不是自家人,不吝自家财。本来就和李珩有二心的茶花,她豪门贵妇人的架子不倒,照样花钱如流水。没几个月,钱又花光了,重新开始靠和刘蚕借贷生活。这回的刘蚕手段更狠毒,为什么呢?因为杨柳儿不听刘蚕的话,没和刘蚕做过一回夫妻,每每刘蚕来纠缠,杨柳儿就掏出一把剪刀,用剖腹自杀来对抗,这朵好花许看不许摸,刘蚕只好作罢,他把杨柳儿关在后花园的一间小房子里软禁起来。年关将近,借款期限已到,茶花跑了,不满三十岁的李珩竟然一头白发,满目凄凉。他喝了一些酒,立了个字据,把房子交给刘蚕后就寄居在叔叔家里。

大年二十九,大雪飘舞,寒风凛冽。李珩坐在叔叔家里喝着棒子面糊糊,嘴里嚼着萝卜条咸菜。他悔恨交加,想当年自己家产万贯,财大气粗;妻子杨柳儿美艳绝伦,聪明能干。而自己却不听杨柳儿的话,我行我素,吃喝嫖赌,恣意妄为,终至深受其害。就在他唏嘘不已的时候,一个自称是圪坨岭人的中年汉子,来到叔叔家给李珩送了封信。看到圪坨岭他就想起杨柳儿。这写信的是谁?为什么没有留下姓名?难道是杨柳儿写的信?李珩一片茫然。

第二天大年三十,李珩按照书信提供的计策,叫了很多亲戚,拿着棍棒来找刘蚕要人。要谁?就是李珩的小老婆茶花。刘蚕发誓说茶花肯定不在他家里,如果有的话可以拿他送官。李珩不信,说如果没有可以拿自己送官。李珩提出要搜,还说要是搜不到茶花,就心甘情愿地接受处置。刘蚕自己当然清楚茶花是谁,茶花就是自己的小姘妇,是刘蚕安插在李珩身边让李珩倒霉败兴、帮助刘蚕从中渔利的工具。可怜的茶花从李珩处跑回来之后,就被刘蚕卖到远处的妓院里了。别说宅子里,就是诺大的云城都不会再有茶花的影子,所以他很痛快地就答应让李珩他们进院子搜查。

李珩他们先搜房间,再搜庭院;先搜外宅,再搜内宅。整整一个上午,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搜到。刘蚕高兴得手舞足蹈,他寻思着:“李珩呵李珩,这回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前院搜完之后,李珩说:“各位亲朋好友,再到后面小花园看看。”刘蚕说:“大冬天的,冰天雪地,后花园无一生机, 有啥搜的?”李珩心里有些发毛,但嘴里却说:“少费话,搜!”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大家吵吵嚷嚷来到后花园之后,一眼就看到一处新挖过的土地。大伙用铁锹铲,用镐头刨,没多长时间就挖出一个人的两条腿和下半身。因为是冬天,天寒地冻的,这半截尸体保存完好。大家七手八脚地将这半截尸体的裤子扒下来,一看分明是个女的。李珩抹了抹伤心的眼泪,气愤地说:“好你个狼心狗肺的刘蚕,杀人肢解,无视法度!来,把小贱人茶花的下半身抬上,到衙门去。这桩人命案我是告定了。”刘蚕不明真相,吓得面如土色,四肢筛糠似地发抖。他讨饶道:“仁兄,我们慢慢商量,现有人腿在此,我也不知内里,一切任凭仁兄处置。至于见官,我看就免了罢,不然的话兄弟我是吃不消了。”这回的李珩是得理不饶人,他高声嚷道:“不行!谋我钱财占我房宅,的是你,夺我发妻的是你,害死茶花性命的还是你……我能让我那可怜的茶花白白地送了小命?让你这个不仁不义的坏东西逍遥法外吗?”

二人正争执不下,刘蚕的管家过来了,他调解道:“李掌柜的,您可能不认识我,我是刘爷的大管家,叫温老六。我有几句话要说给您听。”李珩是个读书人,头脑活络,他一看就清楚眼前这位管家,就是那天给他送信的人。李珩说:“行,你说吧!”温老六就一五一十地说开了:“挖掘到女人腿,人命关天,告到官府,我家刘老爷多受皮肉之苦不说,性命怕也难免不丢。这对你李老爷来说是出了一口气,但又有何用处?”李珩问道:“你说怎办?”温老六说:“人心公,能说公道话。刘老爷从李老爷身上得来的所有东西都才会有奸佞和不公在里边,所以遇到今天这样的厄运。依我看,房产和女人,刘老爷咋从李老爷那儿吃的就咋吐出来;李老爷呢,放刘老爷一码,就当这女人腿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二位老爷意下如何?”刘蚕翻着白眼,但头点得还是像鸡啄米一样。李珩当然同意这个建议呀,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圪坨岭的温老六,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之后,刘蚕写了张认罪状,承认在他的后院挖出了女人的下半截身子。李珩收回了房子,撕毁了卖掉杨柳儿的契约,杨柳儿又回到李珩身边,夫妻团圆,令李珩感激涕零,那条女人腿也让大火焚烧掉了。

这半截女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杨柳儿被迫从李家卖到刘家,羞愧和愤恨时时打击着她。她寻思造成这样后果的原因,一是因为李珩行为不端,吃喝嫖赌,放荡不羁;二是因为遇上了刘蚕这样不仁不义、巧取豪夺、狼心狗肺的坏朋友。她坚决不从刘蚕,后被冷落起来,住到后院柴房。于是,她利用和大管家温老六接触多又是同乡的机会,多次密谋策划,才想出了这个用半截女尸对付刘蚕的办法。这半截女尸又是谁的呢?肯定不是茶花的,是温老六用银子从附近村子里买来的死尸。

这件事过了两年,刘蚕才知道自己中计了,但有认罪书在李珩手里,同时他又说不清那女人的下半身到底是谁的,也就只好自认倒霉。杨柳儿也不计前嫌,仍和李珩一起生活,再无其它变故,享尽天年。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mingjian/9064.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