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投注

手机访问 www.getahrefs.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历史传奇 > 传奇故事 > 雪山迷情

雪山迷情

时间:2016-08-26来源:故事会 作者: LeeSharp

    一、楔子

    落日下,一连串赛车在郊区的马路上呼啸而过!

    这是K市里很常见的一幕。阿杰就是这些赛车上的一个赛车手。正确地说,他是一个地下赛车手,在K市的地下赛车圈子里,被誉为“车神”,是一个战无不胜的神话!

    这天,阿杰又赢了,他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这样赢了,用行内的话来说就是“你还看得见车神阿杰的车尾灯的话,你已经很幸运的了”,阿杰没理会这些他早都听厌的赞美,还是像以往一样,拿钱,回家。

    拿到了钱,在几个朋友的怂恿之下,阿杰决定去雪山打猎,最后把打猎的地点选定在贡嘎雪山。他们这一行共有五个人,一个是当地的向导,一个是阿杰以前的兄弟,叫阿鹏,他就住在雪山附近,向导也是他帮忙找的,其余两个,都是K市车圈内的好友。

    贡嘎雪山位于横断山脉,是大雪山的主峰之一。山区高峰林立,冰坚雪深,险阻重重。此时正值深秋,雪线下降得很低,虽然天气渐冷,却不易出现雪崩。若是平时,特别春末的时候,即使是高声说话也可能造成冰川震动继而引发雪崩,更别说敢在这里开枪打猎了!除此之外,由于快到冬天,动物要出来找食物准备度过严冬,正是打猎的最佳时机。

    上山之前,向导让大家把子弹都涂上朱砂,说是现在虽然是偷猎,但也得依照往常打猎的规矩。因为世间万物都是有灵魂的,动物也不例外。用朱砂涂子弹,是让被猎杀的动物的灵魂能够脱离躯壳,别依附在世间,早日超脱。这其实是藏族人的传统,藏族人民认为动物死后,它们的灵魂不会马上离开躯体,而会逗留一天,所以这一天里,还不能算是真正意思上的死亡。至于打来的猎物,更是至少要待到第二天才能食用。大家虽然笑向导迷信,但还是照着办了,毕竟入乡随俗,尽管有时会比较麻烦一点,却能体现出不同地方打猎的乐趣。

    二、雪山奇遇

    阿杰看着那女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不管得是不是在拍戏,对着劲装男子扣下了扳机,枪口喷出一股薄薄的轻烟……

    正所谓山高林密好打猎,果然不多久他们便打到一只狍子三个野兔,还有几只野鸡。但是阿杰意犹未尽,觉得既然来了,只是打些普普通通的猎物还不够过瘾,于是招呼大家往山上爬,不知不觉便爬越了雪线。雪线以上的温度要比山腰的低很多,不过由于准备充足,而且雪线要比平常低很多,大家也没有出现高原反应,因此他们倒不觉得有太大困难,继续向上前行。

    突然,向导大叫一声:“鹿,有鹿!快过来看,这里有鹿!”听见向导的喊声,阿杰他们急忙跑过去,只见地面上只有几个扁桃状的脚印,阿鹏似乎有点明白了,可是仍有点困惑地问:“鹿呢?难道这是鹿的脚印?”向导回答说:“对,这是鹿的脚印,你看,这脚印还很新,估计鹿就在附近。”几人就跟着雪地上的脚印一直寻去,不多久,便看见一只小鹿在前方不远处,阿杰刚举起枪想射,但那鹿好像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倏地一声撒腿就跑,阿鹏说:“哎,让它给跑了!”阿杰叫道:“追!”大家端着枪,手忙脚乱地追了上去,可是人哪里有鹿快啊!况且这小鹿不仅跑得快,而且还精灵,阿鹏等人几次的射击都没打中,子弹在雪地上扬起了几阵尘土般的雪花。那小鹿闪了几下,不一会儿就钻入小灌木丛中,就不见了踪影。失去了目标,几人顿时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附近胡乱地找来找去。

    对于打猎出现的这种情况,向导似乎比较有心得,他看了看周围,然后很冷静地说:“分头找,我就不信打不到它!”大家一听,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于是便四散开来。阿杰寻着寻着,不觉间走了好一段路,待他穿过那片灌木丛时,发现自己来到一片比较缓的坡,只见白雪皑皑,四处空荡荡的,什么痕迹也迹没有。阿杰想那小鹿多半也不会跑到这个鬼地方的了,正打算回头到别处去找找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呼救声,心头一震,车手的本能使他不由屏住了呼吸,集中精神聆听四周的声响,双手把猎枪握得更紧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阿杰前方的视野,原来是一位全身都穿着白色衣裳的女子,她正向阿杰的方向快速地奔来,后面不远处还紧跟着一个手拿弯刀的短髯男子。但奇怪的是,两人的衣着竟然是像电视里的古装一般,女子身穿的是一套白色的长裙,宛如画中走出了的仙女一样;而后面追来的男子却一身黑色盔甲劲装,面目凶恶。更奇怪的是,两人不像在跑也不像在走,而更像是在飘,确切地说应该是贴地飞行。

    阿杰还在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拍戏的时候,那女子已经“飘”到离他约几米远的地方,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竟然摔在地上。那劲装男子本来就紧跟着她,没等女子爬起来,劲装男子已然追了上来,大喝一声:“贱婢,看汝何处逃也!”一边说着一边举刀便砍。女子朝着阿杰叫道:“公子救我!”眼看刀就要砍下了,阿杰看着那女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不管得是不是在拍戏,果断地对着劲装男子扣下了扳机,枪口喷出一股薄薄的轻烟……

    “砰”一声枪响,阿杰分明感觉到子弹已打中了那男子。但是待枪烟散去,劲装男子竟然不见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阿杰放下了枪,向四周望去,还是不见劲装男子的踪影,不禁大感诧异。

    这时,那女子已经站了起来,她梳着一个高高的髻环,长着一对丹凤眼,彷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只见她对着阿杰行了一个礼,说道;“奴家承蒙公子相救,大恩感激不尽!”阿杰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就这样持着枪呆在那里。女子说完,看到阿杰没什么反应,连叫了几声“公子”,最后又施了一个礼,然后朝着来的方向“飘”走,不一会儿,竟也凭空消失了。阿杰这才有点回过神来,刚想说声“不用客气”,但看这情形不禁又呆着了!望着空无一人的雪地,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是枪管却还热着,空气中也还飘着淡淡的硝烟味道,好像又证明了刚才的事情真真切切是发生过了的。顺着猎枪看下去,刚才那女子摔倒了地方竟赫然躺着一块红色的物件,像是一块玉佩。阿杰捡起来一看,果真是玉佩,遍体通红,晶莹剔透,用一根红绳串着,下面连着一个漂亮的结,再下面就是一串流苏,像是古时候的人佩戴在腰间的玉佩。

    “嘿!鹿在这边啊!快点过来!”远处阿鹏在高声呼唤。阿杰用力地晃了晃脑袋,凝了一下心神,提着枪向阿鹏的方向跑去……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lishi/cq/22421.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