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投注

手机访问 www.getahrefs.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鬼故事 > 灵异:人体纪念碑

灵异:人体纪念碑

时间:2017-11-30来源:故事网 作者: 郑啸

查晃是个画家,这天他背着画夹独自进山写生。正走着,两只硕大无朋的凤尾蝶翩然从面前飞过,五彩斑斓的颜色让他眼前一亮,不觉就跟着蝴蝶走了下去。

两只蝴蝶在茂密的灌木丛林中飞了很久,转过一个山坡就不见了踪影。这时查晃才发觉他迷路了,暮色苍茫四合,层峦叠嶂,猫头鹰的怪笑不时在耳边回响。他拨开树丛,按指南针指引的方向走了一段,突然看见前方的丛林中有几点火光闪亮,不觉加快了脚步,他想能找个山里人家凑合一宿是最当紧的。紧走两步,他就觉得不大对劲了,那几点火光蓝盈盈的,也在迅速朝他移动,夜风中传来一股呛人的腥臭味道。

他惊叫一声:不好!转身就跌跌撞撞往回跑,两匹小牛犊子般的巨狼已经飞跃而至。幸亏查晃身体健壮,醒悟过来的也早,他没命地跑啊跑,不知道跌了多少跤,摔了多少跟头,跑出七八里地,眼前陡然立起一面峭壁。要不是收脚快,恐怕要一头撞上。查晃扭过身子,抽出一把防身用的匕首,摆出防御的架势。两匹狼张开巨口步步进逼,眼见要作势扑过来。查晃忽然听见背后的高峰之上响起一曲悠扬的笛声,他觉得脸上似乎落了几片清凉的月光。两匹巨狼忽然做出一个奇怪的动作,前腿跪下,头却高高仰起,狂嚎了几声,似乎在朝拜月亮。然后,它们转身跑了开去。

查晃正疑惑间,一条绳子垂了下来。月亮就停落在崖顶上方,像个透明的鸟巢。就在月亮之旁,玉立着一位白衣胜雪的美女。她似乎在向查晃招手。就如中了魔一样,查晃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上到山顶,他不由心中暗暗叫苦。哪有什么白衣胜雪的美女,两条赤膊大汉扑上来将他捆猪一样捆得结结实实,然后带着他向山坡下走去。查晃恐惧万分,却哪还有力气反抗。

只转了几个弯,月光下一片奇怪的村落很突兀地出现在查晃面前。几十户人家错落有致地分布在一面缓坡上,石屋柴门篱笆院落,到处生长着各样果树。一条石板街的两边站满了身穿戏子服装的人。两大汉中的一个喊道:到!人群开始齐声欢呼。查晃心想难道碰见拍电影的,然后被他们当了回群众演员?两个大汉架着他顺石板路爬了上去,路边的人群像两条逆流而上的溪流,缓缓跟着他们行进。

路的尽头,似乎是一座祠堂,巨石建造,门上方有碧落神祠字样,只是年代已久,有些模糊,殿堂规模不小,面阔九间,飞檐挑壁,红墙绿瓦。一张八仙桌摆在殿门前方,桌子上放着把太师椅,一名凤冠霞帔的年轻女子面朝庙门背对人群坐在椅子上。

查晃被捆绑在庙门前方的一根柱子上,一抬眼却发现太师椅上高坐的女子像是方才崖上那位白衣女子。那女子瘦俏的瓜子脸,眉眼清秀,身姿窈窕,在山水背景的衬托下,简直像个神女一样。

几名奇装异服的巫婆神汉开始在八仙桌前癫狂舞蹈,唢呐声悠扬、古朴而神秘,一村的人都跪在地上磕头行礼。这样闹腾了大半夜,人才逐渐散去,只留一名手执鬼头刀的大汉看守。查晃起初听不大懂那些人的话,他们的话带有明显的古代发音特征。但连猜带蒙,他弄懂了,这些人是要明天把他当作祭品祭奠某位大神!

查晃绝望得要死,正寻思怎样逃跑。看守他的大汉突然连呼几声好香,一头栽倒地上。他也分明嗅到一股浓郁的芬芳,头脑开始昏沉起来。这时,几点清凉的水洒到了他脸上。他陡然醒了过来,却见面前站着的正是那名女子。女子先是凝望了他一会儿,接着竟然张开双臂搂住了查晃。查晃只觉得温香软玉在胸前,不觉有些苦笑不得,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将死前的又一个仪式。女子却已经将他松了绑,扯着他手拉他进了庙里。月光中,查晃发现,正中供着一位方额阔口面相严厉的雕像,两边及身旁各站着几十个女人雕像。

走到神像的背后,神女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一扇暗门轰然打开,现出一条通道。然后,女子连说带比划,终于让查晃明白,她是这座庙里的神女,需要一辈子陪着山神的雕像,死后,就会变成塑像守候在山神的身边。

神女说,她不想过这样枯燥的生活,她想让他带她远走高飞。

查晃大喜过望。

两人跑出村子两个时辰不到,就听见后面村人们的呐喊声。好在查晃野外生存经验丰富,躲躲藏藏,巧妙地甩脱了追兵,先是在另外一个已经与外界通了公路的村子雇了辆机动三轮车,后又乘汽车坐火车,三天后,总算把神女带到了自己居住的城市。经过一路两千多里地的同命相连,他有点喜欢上了这个单纯、娟秀、野性并且来路不明的女孩子。

查晃每看见她,就会涌现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他以神女为模特画了许多轰动性的作品,并举行了自己的首次专场画展,得到了艺术界的一致好评。查晃给神女取了个诗意的名字叫雪瘦月。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和教导,雪瘦月已经从几近无知的野人状态融入到现代社会中来。

两个人很快举行了婚礼。新婚之夜,无论查晃怎么连哄带劝,雪瘦月始终不肯脱下那件紧身内衣。还正色地告诉他,如果强迫她,她就离家出走。

查晃无奈地叹气说:咱们现在是夫妻关系了,有什么事不能坦诚相见呢?莫非你身上有什么巨大的伤疤吗?我不在乎的,我在乎的是,你在和你最亲近的人保持距离。雪瘦月低头望着地面说:不就是隔了层薄薄的衣服吗?查晃说:隔了一层衣服,两颗心就隔了千里万里。两个人同时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一年有余的时间,查晃始终没看见过妻子的上半身。他以种种的借口和理由都没办法达到目的。这越发让他好奇。

但谜底最终还是揭穿了。一天,雪瘦月从外面买菜回来,惊慌失措地对查晃说:我看见他们了,他们还在找我!查晃问:就是你们村里的人?她说:是,如果他们找到我,就会把我带回去,用火把我烧死的。查晃说:就因为你身上的那个秘密吗?她叹了口气说:那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因为那东西太可怕了,我怕吓坏了你呀。查晃说:我不怕,我只想弄清整件事的真相。

他正说着话,一抬头,发现雪瘦月已经脱了上身的衣服,背对着他。她原本一定十分光洁的背上竟然被烙了一幅栩栩如生的老人像,方额阔口,随着她肌肉的动弹,那幅人像似乎也在横眉竖目,面容凄厉,似要攫人而食一般,的确让人不寒而栗。下方密密麻麻还刻了一些类似篆体的蝇头小字。

查晃急忙电话叫来几个书画院的专家朋友。一群人仔细研究了半天,才弄清楚那些字的内容。原来,那个老者名字叫叶碧,是唐末一股农民起义军的领袖,兵败后带着一部分部众躲进了太行山深处,关起门来炼丹修行,祈求有日能够飞升成仙。他死后,他的部下以及信徒就在最得日月之精华的山坡上用宽厚的青石盖了一座神祠庙,并按照他自己的要求,选出最美丽的姑娘,在其背上烙上他的图像,日日夜夜守在他身旁,称作神女,而神女则要求一代接一代地传继下去,这样就如同他仍然与他的子民永远地结合在一起。

看过之后,大家无不瞠目结舌。这一千多年前的草寇,没想到阴魂不散,竟然利用活人之躯做墓碑,还被奉作神灵,至今控制着淳朴善良的山民。真是可怕!

查晃爱怜地帮妻子盖上毛毯,斩钉截铁地发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他都要把妻子背上的烙痕去掉。他不能再让无辜的妻子替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家伙背一块沉重的墓碑。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guigushi/25711.html
    ------分隔线----------------------------